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泰国试管婴儿论坛_孕途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孕途海外推荐

查看: 99|回复: 0

婆婆让她用私房钱去做试管婴儿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3

帖子

9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9
发表于 2022-10-25 15:5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进手术室之前,唐菲的眼泪滚了满脸。她反复摩挲自己的肚子,平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一个母亲的身份,是那么遥远。再过半小时,她就要被护士推进去,麻醉药物会摄取她的意识,冰凉的手术刀会割开她的肚皮,主刀医生将冷静又冷漠地取出她那积水严重的两侧输卵管。
  从此后,生命通路被彻底堵死—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场手术结束后,她将失去做妈妈的先天资格。或者说,她此生将无法自行生育孩子。
  看到唐菲哭,老公李斌上前帮她擦泪:“媳妇儿别难受了,保命要紧。”
  婆婆脸色虽然不太好看,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,也附和道:“就是,抓紧时间把身体养好才是要紧的,别的事儿都往后放一放。”
  唐菲妈妈早逝,爸爸身体不好在老家养着,娘家那边只有哥嫂赶了过来,除了唉声叹气和抹眼泪,也说不出什么应景的安慰话。两家人沉浸在悲悲戚戚的氛围中,有两个医生过来,将唐菲推了进去。
  唐菲躺在手术床上,看到刺眼的无影灯,还有围她一圈的口罩脸。在麻醉药物慢慢发挥作用、她渐渐失去意识的临界点,她感觉有什么东西飞走了。
  手术很成功。唐菲出院时,已经恢复得很好。办完手续,她再次和李斌去生殖科了解试管婴儿的相关事宜。和手术前一样,结束谈话时,李斌又问了句:“大夫,您看大概需要多少钱?”
  医生说:“这个真说不准,有人一次成功,有人做了四次都不成功,我们没法跟你保证,只能说个大概的范围,有人花了三四万,也有人花了十多万也没如愿,这个你们心里要有准备。”
  两人告别医生,沉默着走出诊室。
  等电梯的时候,李斌把刚刚和医生的谈话掐头去尾,幽幽叹道:“大夫说要十多万,这也太贵了!上哪弄去?”
  也不怪李斌愁,家里确实没钱。两人结婚才三年,小家的房子是李家当年拆迁换来的,纯清水房,简单装修加上添置东西,就花了不少钱。加之依照当地婚俗,还要给女方彩礼和金饰,老李家那点家底早就见亮了。
  偏偏漏船又遇打头风,一年前,李爸大病,做了个手术,把家里那点老底全部花光。像他们这样因为动迁从城郊进城的人,只有基础保险,全靠趁着身子骨硬实打零工维持生活、攒棺材本,天天谨小慎微、疲于奔命。从前听谁说谁家媳妇去做试管,就像听故事一样。
  谁能想到,有朝一日,这道大雷会劈到自己头上。
  唐菲恢复得还不错,但毕竟是开膛破肚做过手术的病人,身体还虚得很,多数时候都在屋里躺着休息,家务暂时交给婆婆。
  那天晚上,唐菲起床想去接点热水,路过婆婆房间时,发现门开了一条缝,有嗡嗡嗡的说话声传出来。她看不清房间里那两人的表情,但声音从门缝里漏出来的瞬间,唐菲感受到了自己被非常明显地嫌弃。
  因为她坏掉的身子,更因为做试管需要很多钱。
  婆婆叹息道:“早知道有今天,当初就该让你们去做婚前体检。我都问大夫了,她这毛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养成的。唉,悔死了,当时要是去照个彩超,咱家也不能让这样的儿媳妇过门。要我说,干脆别做了,实在不行你离婚吧。”
  李斌小声阻拦:“别说了,现在说这话没有意思。”
  婆婆低吼:“瞧瞧你说的话?什么是有意思?断子绝孙有意思?还是拿血汗钱填没底儿的黑洞有意思?我就问你,你去哪里搞那么多钱?你可千万别指望爸妈啊,我们可没钱!”
  后来的话,唐菲都没听进去。她怕她不小心哭出声音,打扰了老公和婆婆的诉苦和发泄。
  次日吃早饭时,唐菲用余光看到婆婆一直在挤眉弄眼地和李斌暗示什么。
  再看李斌,眉头紧皱,抓耳挠腮。过了好一会儿,眼见着唐菲吃完要去上班了,他才吞吞吐吐地开口:“那个……唐菲,我有点事想和你说。”
  “行,那你快点说,我要迟到了。”
  “……唉……就是,做试管的事情,你能不能拿一点钱出来。”
  唐菲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  婆婆见唐菲这副装糊涂的样子,气哼哼地站起来,出门前狠狠瞪了李斌一眼。
  李斌仿佛下定决心,红着脸说:“家里没有钱。当初给你的彩礼,你能不能拿出来做试管?我也知道这样不太合适,但是真的没办法。”
  唐菲张了张嘴,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  她手里确实有小十万块钱,除了当初的彩礼,还有这两年攒的工资。如果昨晚没听到婆婆和李斌的对话,她肯定二话不说就掏出来。给自己做试管,生属于自己的孩子,这是本能。更何况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,她确实心存愧疚。就像婆婆说的那样,她这病可能在不认识李斌的时候就有了,现在却要李家陪着买单,多少有点说不过去。
  可是,昨晚那场偷听改变了她的想法。婆婆和李斌话里话外的嫌弃、怪罪,甚至对她的放弃,激起了她的自我防护意识,她的抱怨和失望迅速跑到了愧疚和善良的前面。
  是,她身体不好,可婚后如果没有那么操劳,也许不会严重到今天这般地步。
  现在她病了、不能生育了、需要花钱做试管了,大家都开始埋怨她,那么当初她起早贪黑地打工赚钱、衣不解带地照顾病中的公公、节衣缩食给公婆买好东西、他们老李家安心享受媳妇福利的时候,怎么没人嫌弃她身体不好呢?
  这么一想,委屈排山倒海。但凡婆婆埋怨她的时候念她一声好,她也不会陡然生出那么多防备之心。她只是没了输卵管,只是不能以自然的方式受孕、成为母亲,可她依然有资格好好活,未来的日子还很长。
  退一万步讲,如果她把自己那小十万拿出来,试管成功了还好说,万一失败了呢?她又会面临什么结局?
  孩子没有,婆婆劝离,老公放弃,而她呢,就会成为一个离过婚的、又没有钱傍身的残缺女人。
  思来想去,这笔钱断断不能拿。一旦拿出去了,下半辈子就没有退路了。至于什么自私不自私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
  所以,面对李斌的商议,唐菲只能嗯嗯啊啊打马虎眼:“我手里哪有那么多钱呀?彩礼当时你们家也没给足,后来买家电还花了一点。”
  李斌埋着头,不吭声。
  唐菲看着他,苦笑着说:“我身体不争气,是我不对。那也不能做试管的钱都让我一个人出啊?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孩子生出来要姓李,你们都不想想办法吗?那要是钱花光了失败了呢?怎么办?”
  李斌抠着头皮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气音未落时,从婆婆的房间里传出响亮的一声“砰”,在寂静的屋子里,尤显突兀,把唐菲和李斌的思绪,震得七零八落。
  第二天一早,唐菲向公司请假回了哥嫂家。
  婆婆昨晚那通摔,好像把房子的墙壁震裂了缝,唐菲觉着这个家现在四处漏风,吹得她这个大病初愈的人,身冷心更冷。
  当天晚上,老李家的饭桌旁只有李斌和婆婆母子俩。两个人都没什么胃口,有一搭没一搭地啄着盘里的菜,食之无味。婆婆看着李斌那满脸的窝囊样,“啪”一声摔了筷子,唬着脸道:“过不下去就离,平头百姓家,过得就是孩子,没孩子往后怎么过?”
  李斌苦笑:“妈你能不能别置气?你以为满大街的女人随我挑?我真不觉得和唐菲离婚了,我还能找到比她好的女人。”
  婆婆说:“那就找个比她差的,至少能生孩子。”
  婆婆这么说,也这么做了,她还真背着李斌深入婚恋市场,打算给自己儿子找个接盘的。
  可不找不知道,一找吓一跳。她觉得条件不错的,压根看不上她儿子那条件;她降了个档再挑,要么李斌以后给别人养孩子,要么还得像李斌头婚那样再张罗一遍。有好事儿的人特意问她李斌“离婚”的原因,她说“儿媳妇不能生”,结果招致白眼无数:原来你家拿儿媳妇当工具人啊,可真行,都什么年代了,不能生就离,这等以后老了、不能动弹、不中用了,你们家人是不是能直接把人扔大街上生死由命?
  如此婆婆溜达一圈回来,受了不少指责,心境反而缓和不少。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;经过对比,还是唐菲可爱。
  至于之前那些伤人的动作和话语,一部分是因为激动口不择言,一部分是因为为人粗俗惯了,还有一部分是真埋怨。若说全部都是出自恶意,那倒也不至于,以她对唐菲的了解,唐菲也不会因此恨她。
  现在问题的关键,就卡在一个“钱”字上。她真没钱,李斌也没什么钱,要想做试管,就得指望唐菲的私房钱。
  婆婆让李斌去把唐菲接回来。
  李斌说:“唐菲不可能稀里糊涂就回来,回来有回来的说法。就算她愿意把钱拿出来做试管,万一钱花光了失败了呢?你说怎么办?”
  婆婆想了很久,咬咬牙:“真要那样,那……那就是天意,你们也别生了,去领养个吧。”
  李斌点头:“妈你要记着今天说的话。但是,咱们一直盯着唐菲的钱确实不对。想让人回来,也得有点诚意,你说对吧?”
  三天后,李斌去哥嫂家接唐菲,还带了一张五万的卡。
  唐菲问:“不是没钱吗?这是哪来的钱?”
  李斌回:“家里使劲划拉,也就凑了一万多。其余的钱,都是和亲戚朋友借的。咱先拿着这些钱去做试管,不够你再添点,行不行?”
  唐菲捏着那张卡,转过来转过去,想了很多很多。
  她原本打算和李斌离婚,谁也不耽误谁。可后来细想想,她又退缩了。离婚了对她有什么好处?她是看重家庭的传统女人,不愿意单身,以后肯定还要再婚,那她还能找到比李斌更好的人吗?
  怎么可能呢?现实又不是电视剧,哪有那么多的大女主逆袭?事实就是她拖着残缺的身子在婚恋市场上低人一等,她以后受的气、受的委屈,未必会比现在的婆婆给她的少。而现在这个家,已是她付出了感情、积淀了情意、熟悉了亲疏、了解了一切的家。她的青春成本、时间成本、沉没成本都是回不来的,她也实在不想再花费时间和心力,去经营一段未知的感情,去捂热一颗陌生的心。
  太累了,风险也太大了。况且眼下,又有李斌和婆婆尽力凑上来的五万块钱。
  这就够了。她一直想要的,不就是全家在困境面前抱团努力吗?无论是她的困境,还是李斌或者婆婆的困境,一如当年公公重病,他们那般齐心协力,谁也没有放弃。
  至于那些伤人的话、那些她能想象到的算计,她都不想计较,因为她也算计过。这些都是可以抹平的恩怨。
  人心本就不可直面,若硬要分辨清楚,谁还不是一道灼人的射线呢?家就是坏话说尽,最终还是能因为好话重新站在一起的地方。
  唐菲和李斌回去后,又休养了一段时间,身体达到指标后,他们马不停蹄地走上试管之路。
  婆婆再没冷过脸,全心做好后勤工作,偶尔还能对唐菲说上几句宽心的话。
  没有人再去提及过往那段不愉快的往事,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  幸运的是,他们试管一次就取得了成功。一家人再三商议,留了双胎。在等待胎儿慢慢发育、成长的日子里,唐菲觉得,他们一家人连仰望的姿态都是一致的。
  而后在全家人隆重的期待中,两个小宝宝稳妥落地。当两声稚嫩的哭叫响起,唐菲忍不住热泪盈眶。她终于成为了母亲,她的两个孩子,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。
  孩子的降生打乱了家里的节奏,他们没有精力去回想过去的事,所有心思都在当下,都系在那两个小宝宝的身上。
  一时间,妈妈成了温柔又善良的妈妈,爸爸成了周全又负责的爸爸,婆婆成了勤劳又慈爱的奶奶。
  出了月子后,唐菲拿出钱来还掉了做试管借的外债。李斌一边给孩子拍嗝,一边笑:“折腾一大圈儿,还是动了你的私房钱。”
  唐菲说:“那不一样。”
  当初那五万,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。没有李斌和婆婆凑的那五万,就没有今天的孩子,也没有今天的生活。
  那五万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关节,前后都是止损点。
  之前的止损,是各自打算,付出与牺牲到此为止,保证失败的婚姻带来最小的损耗;而之后的止损,是认清现实,别浪费了那些付出与牺牲,把裂缝粘起来,把日子好好过下去。
  有时候唐菲也想,要是试管失败了呢?要是五万块钱花完了呢?婆婆和丈夫还会不会要求她继续做试管?她会不会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?
  又如果,她的私房钱也花完了还没有怀上,丈夫到底会不会和她离婚?婆婆会真的甘心抱养一个没有血缘的孩子吗?
  想得心慌。
  她只能让自己赶紧打住,也许人生不需要那么多假设,更不需要那么多刨根究底,握紧已经在手的幸福、感恩已经拥有的当下,才是最重要的。
  毕竟,幸福的姿态如同微醺,通常都是需要微闭着眼睛的。

回复

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